700多萬建雕塑?無效基建正在讓各地買單

700多萬建雕塑?無效基建正在讓各地買單

無效基建,在全國遍地開花。

01

魯山不過是冰山一角

一座牛郎織女雕塑,讓河南魯山縣聞名全國。出名的原因也很簡單,因爲這個雕塑“醜且貴”。

雕塑看起來土味十足,沒想到卻花費了715.2萬元。在網友的深扒下,這個雕塑還是抄襲長沙大王山湘江女神鵰塑,可人家只花了17萬元。

AUKUS协议有助台海和平稳定?陆称中国内政不容外部势力干涉

建個雕塑本身沒什麼問題,全國各地到處都是。但在2019年,還是國家級貧困縣的魯山,卻耗費700多萬招標雕塑項目,讓人難以理解。再看看魯山的財政,2019年,魯山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81583萬元,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完成470365萬元,收入才8億多,支出卻高達47億。果然不是花自己的錢,一點都不心疼。

面臨落隊命運!傳蘋果今年放棄這一款舊Apple Watch的軟體支援

最關鍵的是這個雕塑建在一條馬路中間,能產生什麼效益?車來車往,還不如一個廣告牌吸引人。如果放在旅遊景區,說不定還能有點價值。

拉動經濟有三駕馬車:投資、消費、出口。很多地方投資公路、鐵路,魯山卻選擇投資雕塑。據媒體報道,在魯山還有其他多個人物雕塑,花費巨大,比如花費2.8億元,總高208米的中原大佛。如今,魯山有些雕塑已雜草叢生。

毫無疑問,魯山牛郎織女雕塑就是無效基建。目前,魯山已經成立了調查組,如果後續因爲存在違規,要被拆除,那又是一筆費用。一建一拆,無效基建讓當地付出高昂代價。

保护眼睛6大营养素 多吃2物降白内障风险

實際上,魯山牛郎織女雕塑只是冰山一角,在很多經濟發展落後,財政收入本就不高的地區,都在舉債搞人造景觀,人造景點,完全不考慮投資效益,最後一地雞毛。

前兩年,湖北荊州斥資1.729億元,建了一座高達57.3米、重量超過5000噸的關公雕像,結果因爲違建,又花了1.55億元搬走。這一建一拆,3億多元說沒就沒了。

貴州省某山縣一年的財政收入不足10億,卻投資2.56億元打造修建水司樓,被迫改造成酒店。

影/上班遇7.2強震!車遭落石砸中翹起 太魯閣晶英員工憶驚恐瞬間:以為快沒命

江西吉水縣2017年財政收入僅10個億,卻投資6.8億元興建中國進士文化園,其中,2700萬打造的純銅“文曲星”由於超標,被熔掉回收,造成巨大的浪費。而這座文化園開園後,遊客寥寥無幾,年年虧損。

2004年廣東肇慶將軍山上違規建設關公雕像,2010年拆除。2012年廣西柳州開工建設國內最高柳宗元銅像,2014年開始拆除。

還有陝西省韓城市總投資1.9億元的“鯉魚躍龍門”景觀,甘肅省榆中縣投資6200萬元的秦漢仿古城門,貴州省劍河縣投資8600餘萬元的“仰阿莎”項目,比比皆是。

02

無效基建氾濫成災

除了景觀景點,還有大批的高鐵站、機場、地鐵等基建,造成了巨大的浪費。

前段時間,海南儋州一個高鐵站引發關注,原因是建成8年了,卻一直沒開通運營,處於荒廢狀態。

中信造船奪10億元標案

這個名爲“海頭站”的高鐵站,當時花了4159萬元,卻因爲日客流量不足百人,不敢開通。爲什麼?因爲開通了,每年要虧500萬,需要儋州來負擔。所以,現在很尷尬,不開通,4000多萬打了水漂,如果開通,每年還要墊500萬進去。

也是拍腦袋做決定,既然客流量這麼少,爲什麼還要建高鐵站。而且,儋州面積小,人口不足百萬,竟然建了三個高鐵站,另外2個客流量也不大。

本以爲“海頭站”這種屬於個別現象,沒想到全國有20多個高鐵站,建成後未啓用,或者是啓用後停用。

遊日染「食人菌」 港人引發筋膜炎亡…遺體將運返

2012年就修好的海南萬寧和樂站,至今也未能開通。投資5000多萬的桂林五通站,也處於停運狀態,據瞭解,整個桂林市有9個高鐵站。

不只是小城市,連一二線城市都出現高鐵站荒廢的情況。比如北京經開區的亦莊站,南京棲霞區的紫金山東站,在建成後都未啓用。

高鐵躍進時代,各省都在追求市市通高鐵,目前,全國已經有9個省份實現了所有地級市通高鐵。還有一些城市在追求縣縣通高鐵,比如江蘇宿遷市,就在努力實現宿遷鐵路“縣縣通”。

不少鎮都建了高鐵站,比如儋州海頭站,桂林五通站,都是鎮一級的高鐵站。

比特币期货跌约0.7%,下探6.5万美元

縣縣通高鐵外,竟然有地方提出縣縣通機場,貴州就曾提出2030年要“縣縣通機場”的目標。

湖南也提出在十四五期間,規劃建設54個A2類及以上通用機場;2026至2035年,將繼續推動建設57個A2類及以上通用機場。同時在全省各鄉鎮、3A級以上旅遊景點、縣級以上醫院、高速公路服務區等規劃建設3000多個直升機起降點。力爭實現“縣縣有通用機場、鄉鄉有臨時起降點”。

建機場的成本比高鐵站更高,一旦客流量不足,可能造成更大的浪費。2022年,全國有7個機場的年吞吐量都不超過2600人次,平均每天不到7人次。位於大連的長海機場,只有一條來往大連的航線,2021年吞吐量才164人次。位於黑龍江撫遠市的東極機場,客流量少的時候,每天只有一趟航班,飛機一起飛,機場人員就“下班”了。

花莲强震9死千人伤 卫福部即起开放3管道捐款

像這種機場,如何能盈利?還想縣縣通機場,有那個客流量嗎?到時候又到處是荒廢的機場。

軌道交通也是狂飆突進,2022年只有3個城市地鐵實現了盈利,個別地鐵公司陷入了困境,甚至連工資都拖欠。寧波地鐵3號線,一個投資2億的高塘橋地鐵站,周邊荒無人煙。然而,即便是這樣,很多城市,甚至是縣域都想擁有地鐵。

宋仲基偶遇吴淡如友 主动关心「台湾地震」网感动

而截至2022年底,有24個城市開通了有軌電車線路。有軌電車由於客流量少,被不少網友稱爲“有鬼電車”。

银狐鼠萌翻 疗愈饲主丧鼠之痛

珠海有軌電車,上海張江有軌電車都已經停運,雲南紅河州現代有軌電車陷入鉅虧困境。有軌電車在國內遭遇水土不服,但仍然有不少城市在修建,比如湖北黃石就計劃修建第二條線路。

我们的喷火祭

對於交通基礎設施來說,雖然不應該以盈利爲目的,但也要考慮實用性,不能盲目上馬,造成浪費,最終還是大家買單。

03

無效基建何時休?

傅崐萁訪花蓮地震9罹難者家屬 確認尚有1人未獲救

各地之所以熱衷於上馬各種基建項目,目的就是爲了賣地賣樓,最終創造財政收入。然而,這些無效基建不但沒有帶來效益,反而透支了各地的財政,付出了不小的代價。

當然,可能還有其他原因,比如魯山縣牛郎織女雕塑,中標的是深圳一家公司,辦公地點在一個小區,營收竟然只有2萬多元,多次中標平頂山市項目。這樣一家公司,有什麼實力能夠中標政府幾百萬的項目?

大規模的基建背後,是大規模的債務。過去十多年來,貴州大舉修路,修橋,修高鐵,靠着基建拉動了經濟增長,擺脫了極端貧困和人均GDP長期全國倒數第一的困境。但也讓自身陷入了債務困境。

如今,各地財政收入緊張,債務承壓,未來即便是想盲目舉債,搞大規模基建也很難了。